追蹤
風吹達瓦蘭.日照禮納理
關於部落格
魅人的黑色石板,迷人的山中部落....一切盡在達瓦蘭....~轉眼就是2014年,願這一年大家都平安!!!
  • 2234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這世界有金錢不能取代的價值

**************


週六的晚上,在營區內召開一次例行的部落會議(戶長會議),進行工作業務的報告。還沒到八點,就已經有許多人在餐廳就位,這是參與這麼多次開會以來,村民們到場最快的一次(當然還是沒法跟小馬哥來的那次相比),沒有人大聲的討論什麼,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風雨欲來的氣息。


遷村位置在經過週五縣政府召開協調會討論之後,由於大社選定的位置較無爭議,所以已經有共識能夠開始進行動工。而費盡偌大的氣力,經過幾個禮拜多少次在各政府單位交涉、公文往返,還有數十車次的搬送,我們才將六、七百噸的漂流木運到遷村地。
然而這些重要的事項,始終是被淹沒在高金素梅所發放的賑災款引起的爭議之中。


09/12,當小馬哥還在營區的中正堂觀看晚會,青年會在收到高金素梅代發的中共賑災捐款之後,當天晚上九點多,隨即就動員年輕人召開會議討論,會議中有明確的向與會青年說明該筆賑災款爭取的流程、捐助單位(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委託台灣原住民多族群文化交流協會執行)的發放原則、該捐款未來使用的方向,在激烈的討論之後,也達成重建基金與村民發放各半的雙贏共識。並將此一決定交付戶長會議討論。

青年會開會


捐款註明集中使用於部落重建


09/18,於戶數審查會議中,重建小組也邀請高金素梅的助理到場向重建委員說明他們的立場與審定規則。明明白白的告知這筆款項是因為支持重建委員會的運作所以才沒有進行嚴格審查,而採取寬鬆認定,主要是希望能夠有更多的錢可以使用於重建基金之中,以促使遷村早日完成。而後經過表決,遷村重建委員會也決議每戶發放一萬五千元,其餘款項則匯入重建基金,專款專用。
部落遷村重建委員會的成員組成,有村表、鄉代表、安息日及長老教會牧師及教友代表、大社社區發展協會理監事、各鄰鄰長,均有很明確的代表性。在體育館安置中心時已由部落會議通過組成,代表村民執行遷村重建事務。

高金素梅助理到場說明


重建委員會投票表決

 
09/19,於營區內召開戶長會議(部落會議),會議中,白春香村長、盧通義議長、勒格艾代表等人,再次針對重建基金的使用做出詳細的說明。對於村民提出的質疑,也都一一做出解釋。




牽涉到部落公共事務的討論,可預期的,本來就難以盡如人意。
在這些爭議拉扯中,思考、討論、爭辯、表決......都是必經的過程。
然而會議結束後,重建小組心情有說不出的沉痛。這個痛,是來自於被自己本村的村民誤解,是來自於被質疑有私心要掌握及運用重建基金。
言語的利刃,深深的將人格和尊嚴割傷。
 
會議中好幾個張牙舞爪的面孔,質疑著辛苦的重建工作人員,嘴裡可以說著一句又一句冠冕堂皇的好聽話,說著自己心裡有多麼重視部落的未來,但是真正最關心,參加開會最重要的,卻是一直在等待著何時會議的議程能夠討論到這筆金錢如何撥放。
看著青年會開會時已經溝通過理念的人,又在這樣的會議裡,指責台前的重建小組怎麼可以把這些錢強制要撥入重建基金的戶頭之內。才在前一天參與投票表決的部份重建委員,竟然違反決議的又站出來要求全數發放。
高興的是可以領到錢的村民,但是有多少人能夠體會在前排那些辛苦的工作人員他們心裡面的難過?
 

四百多萬的支票,還保留著不動,為的就是因為明瞭必須尊重村民們的想法,所以收到支票的當晚,青年會就立即召開會議跟年輕人溝通了一個晚上,上週五(09/18)又請高金素梅的助理到場,針對重建委員們的疑慮,一一解釋及說明了二三個小時,疲憊的溝通到將近半夜十二點,經過表決有了決議之後,才在隔天的部落會議中公開提出。
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能夠讓村民們認同並且接受重建小組積極進行部落遷村重建的理念。這些錢,全是辛辛苦苦爭取來的,不是天上掉下來,更不是每一戶都該能得到的,倘若真要由捐助單位進行實質審查,也許會有幾十戶的村民將因資格不符而連一毛錢都無法領取。

大聲批評重建小組有私心的人,是否曾經用心的去理解過?
那些能夠理解重建小組苦心的人,什麼時候會有勇氣挺身而出辯駁?


我多麼地想問,信仰的公理與正義何在?
沒有權利發言,我只好沉默地拍下一張又一張照片。
言語可以造假,但是照片不會說謊,一如伊誕所堅持不斷的錄影,更是最真實的紀錄。看誰的身影認真投入,看誰的嘴臉只在會議中出現。一個多月看不出的真心假意,便用半年一年、甚至三年五年來檢驗。
歷史,總會還給眾人一個清清楚楚的公道!
 
而重建,急不得嗎?
九二一已經滿十週年了,當初要遷村的部落沒有一處完成;賀伯颱風後,五峰鄉的天湖部落花了十年才遷村成功;好茶部落撤村後,在隘寮營區二年無人聞問,直到八八風災才又再浮上檯面……
如果我們不積極,也許十年後,我們還在龍泉營區,也許要分離四散,回家回不得。無數個原住民部落血淚斑斑的歷史,讓我們不得不憂心,不得不積極。
我們的努力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更早重建我們的新家園,是為了早日有個家。
 

在披掛世俗價值和身份的外衣之前,我們先是排灣族的子民,我們先是承受大母母山下達瓦蘭部落的餵養,然後才有其他的一切。
只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捐棄教派、家族、地位…這些的成見,共同的來參與這樣的過程。哪怕只是在批評議論之前,先向工作人員問問實情,每一次的溝通,都代表彼此的關心和共識的累積。哪怕只是一聲面帶笑容的加油,都是莫大的鼓勵。
 
也許遷村重建的工作,還有很多細節做得不夠完善,但是重建小組的成員每個都真正努力的付出,沒有支領薪水,全憑著的是對於部落重建的一份感情。
 
重建的路還很長,再多的辛苦也得忍耐,更何況這只是開始……
請一起為自己加油!為重建小組加油!為達瓦蘭加油!
 
 
**以上文章僅代表 路邊社記者 Saviki 個人立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